呼呼~

画画

人生很长,找一个追逐点很重要。画画,在我极度膨胀的时候,都心心念着你,可见这辈子,我离不了你。有过放弃,有过厌倦,有过开心,有过进步,你好比一个人对我的吸引力。既然念着你,就会画下去。

四月里

白驹过隙

听过很多道理,依旧过不好这一生。

肉腾腾:

周末她下班早,下午两点钟的日光,从西墙半人高的窗棂越过楼梯扶手,投到地板的花瓷砖上,像碎了一地的白月光。

官司打了三年还是五年,有点记不清了,但她从来都笃信自己是赢了的那一个。

小三门上的红油漆是她使人泼的,上单位闹了几回,他终于丢了官。她还是意难平,托了关系,巧立个不大不小的罪名,把他弄进拘留所蹲了几天。

刚嗅到点味道时她便转移了名下所有的债券和股票,剩下这套老房子他本应也有一半,但总不能割了卖了让孤儿寡母流落街头吧,法官难断,直至签字那天,他最终什么都没拿到。

他结婚的消息传来,她拿出一大笔积蓄,连夜换掉了所有的地板和家私,连衣柜里的衣裳都焕然一新。有回女儿想找条裙子,发现在最里的夹层,挂着一件男士的旧外套。

肉腾腾:

旧的拆下卷好,塞在灯箱下面,再取出新的,贴好展平——换一个站台广告,二十六分钟——我告诉他这个的时候,他揉了揉膝盖笑笑,“我个儿不够高,得踮着脚,”去年摔断了右腿,他还是揽了三条公交线的活儿,“平时不碍事,一变天就疼,看来三点前是干不完了。”

今天立冬,南宁,雨。


这款游戏能风靡全球,是因为背后有这样一只设计团队